严旭东奇门风水与命理易文化研究网

  看风水·奇门预测·八字算命·周易取名·奇门与八字预测培训·风水讲座

              奇门遁甲预测药品生意能否做成功?

       2014年12月5日12:34分陈先生来电话说:他是1969年出生的,其准备帮助一家药品企业的朋友在武汉甲级医院做药品生意不知能否成功?我要其10分钟后来电话问预测情况。我按时间起局分析如下:
甲午 乙亥 庚戌 壬午
阴五局 甲戌旬 天辅星值符 杜门值使
[阅读全文]


              奇门遁甲预测某男子的婚姻情况

       2015年4月10日14:15分一青年男子来到我南国大武汉的工作室敲门进来,说找严老师,我说我就是,他说他是1988年出生的,慕名前来想预测他的婚姻情况,我按时间起局分析如下:
       乙未 庚辰 丙辰 乙未
       阳一局 甲午旬 天辅星值符 杜门值使
[阅读全文]

   易学大师严旭东老师 字:尘禹;出生于武汉;自幼喜好传统文化,特别是《道德经》、《论语》、《中庸》、《大学》、《周易》等一批不朽的中华经典。
   严老师尤其喜欢以《周易》思想为指导衍生出的各种术数,如:八字命理、风水文化、奇门遁甲、大六壬、姓名学等等,为了学习这些术数文化严老师访遍了南北各地之名师,得到了多位易学高人指点,集聚了儒释道文化和易经文化的精髓。凭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对国学文化的执着及热爱,1999年严老师对术数中的三式绝学进行了深入研究和剖析,并且把易经术数引入到现代各行各业及各领域之中,使传统文化同现代社会相互的融会贯穿,如今严老师占断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预测能力和占断水平已经迈入了易学的最高境界.

»关于我们

»本站新闻

»服务项目

»奇门预测

»风水勘测

»八字预测

»专业取名

»风水文化讲座

»易经术数培训

»案例鉴赏

»易经综合文化探讨

»风水大师严旭东博客

联系我们:

电话: 13886193085-15607143539

微信: jameshearo

地址: 武汉市硚口区宗关南国大武汉R座1号楼1218室

风水师严旭东
风水勘测

当前页面奇门测阴宅不错,但去取遗骸乘坐的汽车路上会有两次麻烦

奇门测阴宅不错,但去取遗骸乘坐的汽车路上会有两次麻烦

电话:13886193085-15607143539;微信:jameshearo;地址:武汉宗关南国大武汉R座1号楼1218室
严旭东奇门风水文化策划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本网站内容违者必究)工信部备案号:鄂ICP备16006322号

 

   我父亲去世多年,因为父亲是天门人,我们一直很忙和经济方面的诸多原因,我父亲的骨灰一直寄存在武汉的归元寺。这次我从深圳回武汉去了趟天门在天圣墓园买了块墓地,办完买墓地的手续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打算明天去武汉把父亲的骨灰取回安葬,入土为安嘛。我学过奇门就想用奇门测一测,第一看看墓地怎么样?第二想看看明天去取骨灰路上是否顺利?于是我就按时辰起局如下:
2005年11月23日下午5:17
乙酉 丁亥 辛亥 丁酉
小雪上元阴五局 甲午旬 天芮星值符 死门值使

九地
开门 乙
天心 己

玄武
休门 壬
天蓬 癸

白虎
生门 丁
天任 辛

九天
惊门 丙
天柱 庚

六合
伤门 庚
天冲 丙

值符
死门 辛
天芮 丁

腾蛇
景门 癸
天英 壬

太阴
杜门 己
天辅 乙

分析如下:
   1)看墓地取死门为用神,现在死门飞落艮宫门宫比和为吉,上乘值符为好墓地,和日干辛同宫比和为对我们活着的人和对死者俱吉,临辛和丁为墓地刚健秀丽当然阴宅不错了。


   2)去武汉取骨灰顺利否,首先看日干辛飞落艮宫下临地盘丁奇为“狱神得奇”之吉格,主经商获倍利吉格。上乘值符最吉之神,主人平安无事了,但临死门又遇反吟必有不顺利,死门亥月休囚但毕竟不吉。


   3)时干丁奇主事体,现日干丁奇飞落坤宫乘天任吉星和生门吉门同宫为吉,白虎亦不可以凶论。同日干宫比和为吉。白虎为路生奇门中代表汽车的伤门所在的兑宫。


   4)出门伤门为车,景门为路,现伤门飞落兑宫受制,庚加丙为贼必来之凶格为麻烦必来,上乘六合为多次(亥月金处休地)根据奇门象﹑数﹑理兑宫可断两次,景门为路飞落坎宫为火入水乡上乘腾蛇凶神,腾蛇主惊恐怪异,所以我断路上可能有两次的麻烦,是去有麻烦还是返回有麻烦呢?八门返吟我断返回时会有两次的麻烦。


   5)既然路上会有两次的麻烦究竟我明天去不去呢?我仔细看了看奇门局最后决定还是去,因为因为日干和我的年命辛同飞落艮宫,上乘值符主千灾万劫化为尘,又得辛加丁奇为“狱神得奇”之吉格。


   结果:第二天去武汉路上果然很顺利,可是取了骨灰返回天门时遇到了麻烦,第一次是我们乘坐的汽车的车胎破了换了一次车胎,第二次是我们乘坐的汽车被别人的汽车刮了一下,两台车的司机开始扯皮,我们转乘了一趟车。最后顺利的安葬了我的父亲。和所测完全一致。

返回主页